金沙国际娱乐网址 -=> 德育之窗 -=> 南山风 -=> 正文

南山风30期第四版

阅读数: 时间:2010/1/19 14:55:25

寂寞花开,香柔万里

宁国中学 高三(12)仇英宇
黯黑的夜空充满着幽幽寂寞;东逝之水流走的是无奈的孤苦;广袤的大地飘荡的总是些耐得住寂寥而花开芬芳的成功。
“既然目标是地平线,那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。”汪国真的诗句点破寂寞。大家唯有耐得住寂寞,方得香柔万里。
忍耐二字仿佛是成功者的共鸣,一声咆哮:“我要扼住命的咽喉。”一墨泼酒,史记万古芳众赏;忍耐二字又仿佛是失败者的一声叹哀,刎别江东,只得忆“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”……
贝多芬,你在弹奏什么?你不是在叹息世间的不平,你是在感激上帝给了你忍耐的机会,让你向成功迈近;你不是在弹奏秋日的悲伤,而是在感激春日的绚烂;你懂得了忍耐,你学会了寂寞,在无声的世界中,用一双饱含苍桑而不乏忍耐的手在黑白双色之间拂出一缕缕香气。在田园上飘荡的不是寂寞,是忍耐;在日光下流动的不是寂寞,是忍耐;在教堂里清扬的不是寂寞,是你忍耐后的欢乐歌颂!
司马迁,你在挥泼什么?我相信你不是在挥泼对世事的愤闷,你是在泼洒一份真实。你是以寂寞为墨,以忍耐为笔,点化历史,让历史的苍穹泛起耀眼的金色。我相信你不是在低头哭泣,你是在掩卷沉思,沉思的是寂寞,沉思的是忍耐,沉思之后的便是香柔万里的华硕。寂寞与伤痛萦绕着你,忍耐却坚韧地支撑着你,让你在大江淘尽之后博得声名万古香。
霸王啊,泪眼愁肠先已断,一江春水噬风流,惹得世人声声叹,声声叹。无奈无奈,奈何待不了忍耐几许,只因姬妃而亡,又叹草木皆兵,只愿随滚滚东逝水流,却不晓,青山在,又何愁来日不长!
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”寂寞又何不如此般无奈。忍耐是金,忍耐是烈火焚烧后的金辉紫气,忍耐是涅磐后的凤凰而耀眼华厦,忍耐是等待寂寞花开之后,香柔万里的真谛。
学会忍耐,放眼尽头,只有耐住寂寞,留给世界的背影,挟风而去,拂泪而去,那一朵定为你香柔万里!
寂寞花开,香柔万里!

缘聚鼎湖楼
谨以此篇献给我所有的朋友
高三(6)班 庶人/汪俊
这是一个旧题,在我刚进宁中军训的日子里,从班主任的《晶晶》里看到过这篇文章。具体内容我已记不太清了,是一个高三学长写的,饱含着对宁中的情意,对鼎湖楼的情意,当时我不太懂,只待今日我重新写下这个题目时,才发觉时光匆匆,还剩一百多天,我对鼎湖楼就只剩下回忆与感伤。
两年前,一个朝气蓬勃的少年从一个偏远的小镇踏进鼎湖楼。开始了自己的高中征程,当时真的很迷茫。一个懵懂的少年,怀着一个大学梦在茫茫书海里寻找着方向。是鼎湖楼,我避风的港湾,为我遮避了数不尽的狂风剧浪;是鼎湖楼,它给我坚强的肩膀和坚定的信念,让我拥有乘风破浪的勇气和信心;是鼎湖楼,它承载着我所有的快乐与悲伤,令我尝尽成功汗水和失败泪水的滋味。
在这条征途上,我没有尝试过孤独的滋味。因为这里,也有着同你我一样怀着梦的少年。有才华横溢的杨,有青春洋溢的瑾,有沉默寡言的浩和朝气活力的珊。因为缘,大家齐聚于此;因为缘,大家结伴同行,不离不弃;因为缘,大家怀着不同的梦想却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。大家都不曾孤单过,因为鼎湖楼给了大家明天的希翼。让大家站在黎明的地平线上,去遥望朝阳升起的瞬间,去捕捉属于自己的那一束光辉,去挥散自己的青春汗水,去迎接自己的明天。
一年前,当每个人都在为自己分科后的远大理想侃侃而谈的时候。我却再一次陷入迷茫的境地,面对不分伯仲的文理科成绩,我也不清楚鼎湖楼的哪一间教室属于自己。终于,我选择了留下,在教室里静静送走了陪自己走过一年的奥和关于一切他的回忆。等到分科之后,坐在同一间教室的同一个座位上,一切都没有变,唯有陆陆续续的新面孔不断涌入和美丽回忆的一点点逝去。其实每个人都不曾离开过,因为大家依然都在鼎湖楼的坚强臂膀下,都不曾停下追寻梦的脚步。
四个月前,在同一间教室里,陪自己快乐笑过一年时光的卉也悄悄离开了,没有任何的不舍与感伤,为的是更好的去追寻自己的梦。只剩下孤零零的我,静静坐在被人遗忘的角落里,感慨时光的流逝和记忆的忧伤。高中时光真的可贵,但大家却都不懂珍惜,也许多年后的再次相遇,大家惟有鼎湖楼存于自己永恒的记忆里。
不知若干年后,同学间的邂逅,会有多少话题谈起鼎湖楼。关于它,大家有太多太多无法抹灭的记忆;关于它,大家有太多太多的诺言尚待实现。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
鼎湖楼,大家梦的见证!




叶落归根
高一(12)班 徐姚
蓝蓝的天上,白白的云朵,那是有条美丽的河……熟悉而温馨的旋律,将我的思绪抛洒在那片秀丽的故土。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”,是古人情,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,是古人意。落叶归根却是今人的游子心。
每当踏上故土上时,吸引我的不仅是那醉人的风景,还有那白发苍苍,却固执的背影。
“不去,要住你们住,我守着看你们谁敢卖!”爷爷气吁吁地拍案而起,“爸,您老也这么大年纪了……”“我说不许卖就不许卖就不许卖,还反了”年迈的老人倔强得像头老牛,争执的原因就是因为老家的这房子和山被开发商买下来,所以老家不得不搬入城里的新房。父亲皱着眉头,望着银发老人的固执劲儿。父亲沉默着走了,这时,爷爷才放下心来,“爷爷,这房都破得要倒了,有什么好的。我每次回来,路也不方便,你看城里多好,嘿嘿,要啥上街就能买到,多方便!”
爷爷摸着我的手笑了“是吗?”“嗯,城里的夜晚,好玩的很呢!”老人只要笑着,点点头,没有说什么。但我似乎从爷爷淡淡的目光中,读到了什么。
第二天,父亲打电话,让我带爷爷到城里来玩,老爷子自然不愿,但孙儿毕竟是掌上明珠。在不懈努力之下,爷爷和我搭上了开往城里的车。一路上,他总表现得不安,时不时地问:“家里门锁了吗?家里的狗喂了吗?”我不耐烦地说“爷爷,都安排好了。”
到了城里的家,爷爷显得没精打采。含着一口几块钱的烟,一个劲儿地抽,抽完了也不知道换,差点烫了手。“你爸呢?”“哦,好像有事吧!”老人焦急地环视着周围,“不行,我要回去,家里晒的柴还没收回来。”说着,爷爷起身准备要走,我连忙阻拦。“怎么刚来就要走啊!那木柴又没人要。”尽管如此,老人还是回去了。
到了家,爷爷一进门,发现父亲正在和开发商谈论着。顿时,爷爷大发雷霆,“干什么啊?不是不卖吗?老家这点东西卖了,我还要住这,我不会住你那城里的,家都卖了还搞什么啊?落叶归根,你老了,回来了,不住这住哪?”父亲面红耳赤……
落叶归根,是的,无论多大的树,他总连着根。无论茂的枝叶,它都将落下归根。
再次踏上那片浓情似水的故土,风景依旧如花,我不由地加快了脚步,我知道,我家的银发老人正盼着大家回去。



假如她走了
邱孟媛 高二(5)班
欧里庇德斯的《海伦》一书里曾有过这样一段对话,海伦说:“我从未去过特洛伊,那是一个幻影”。仆人诧异的问:“什么?你的意思是大家仅仅为一个影子而斗争了这么久吗?”海伦之美,并未为大家正面描述过,但却让那些贪婪的统治者斗争了这么多年,在希腊人眼里,海伦常常是一个幻想,因此她是否存在,引起大家的质疑。
作为美人中的美人,西方有海伦,东方也有西施。美在东方和西方保持了它的平衡,而西施的存在却是无从质疑的。
西施的美,是来自故乡山野水间的乡野之美,素装的西施在水乡的细雨烟波间显现她的天姿真容。正是这样一个女子,也让一个国家而为之灭亡。西施是沉重的,因为她身上有各种身份的叠加:浣纱女,政治贡品,远嫁者,打入敌人内部的女间谍,以倾国倾城之貌灭掉一个国家的女人。
假如历史不曾有过这样一个人,假如她从历史中离开消失了,那又会怎么样呢?那么浣纱女西施就不会在溪边邂逅仪表堂堂的范蠡;就不会为了她心爱的男人所谓的大业而牺牲自己;也不会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复兴越国之说了。越国的复兴是西施以她绝色的美貌迷惑吴王换来的。不堪重负的瘦弱的肩膀上如何承受的起这样重的担子呢?换句话说,如果没有西施的美貌,没有这个人,越国还会有复兴之日吗?也许就算勾践再有十年的卧薪尝胆也不会有出头之日吧!如果越国富庶强大,还用得着将西施作为贡品进贡于吴王夫差吗?如果越王勾践是雄才天略、深谋远虑,富国雪耻何以依赖一个弱女人的青春和美貌拯救呢?我想历史也会就此重写吧!
人们评论西施的美是荷花女神,红粉天地;越中女娲,国色天香;苎萝明珠,绝代佳人。假如历史中不曾有过这样一个人,那么“东施效颦”也就无从而出,也就不会有世间如此的悲剧。因为太美,就必须装进草囊沉于水中,因为美得无辜,就必须让她销声匿迹。我想只要是绝色,都逃脱不了命运的不公,譬如:王朝牡丹——杨玉环;大漠孤雁——王昭君;还有貂蝉拜月中的貂蝉。
“一双笑靥才回首,千万精兵尽倒戈”,西施真的很美,但她所背负的骂名也很多,以色惑国。对于这一骂名,唐代诗人罗隐说的好:“家国兴亡自有时,吴人何苦怨西施。西施若解倾吴国,越国亡来又是谁?”就是没有西施,也会有另一个西施的出现,所以一个国家的灭亡或一个国家的复兴都不应归咎于一人身上。



家园情思
高一(8)班 冯嘉
隔一程山水,你是我再也不能回去的故乡,与我坐落于光阴的两岸。我不愿时光之河将你涤成一抹风烟明净,于是涉水而行,去寻你尚未模糊不清的倩影。
其实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山村,却沾染了陶渊明笔下的恬淡气息。我在这仿若世外桃源的地方,悠闲度过了此生最闲长的时光。
幼年时的我因父母工作繁忙,而被送至外公家,时至今日,我已忘却初遇它的模样,记忆中唯有几幅鲜明的场景始终没有褪色。
比如与外婆一起去搬鱼。所谓搬鱼,就是在一个干净的大脸盆里放一些饭,再用一个中间剪了一个洞的布罩住,用细线将它们拴紧,把这个盆埋到河里,就会有贪吃的小鱼钻进来吃饭,可吃饱之后就再也出不去了,这下,就轮到大家来吃它了。外婆住的村子里有一条小河,清澈见底,常能看见小鱼欢快游来游去,让贪吃的我心里直痒痒。疼爱我的外婆便会放下手中活计,拿上脸盆带着兴高采烈的我出发了。阳光下的河水波光粼粼,沾染了午时的懒倦,静静流淌着,波澜不惊。对岸的竹林延绵成一道翠绿的屏障,温和笼住这一河的清澄。待到外婆去放盆时,我忙去帮她的忙,清凉的河水拍打在小腿上异常舒适。忙完了,外婆就会坐在河边,做着手中的活,时不时抬眼笑着看眼巴巴等待的我,待烦了,我就去河岸捡鹅卵石玩……时间就这么平静地过,安然无声。
待到暮色四合,晚霞在天边绚烂流连,仿佛天堂着了火,匹大的画布被渲染成瑰丽的斑驳,我与外婆就踏着黄昏的尾巴,收获颇丰地回家。此时的村落有炊烟袅袅,不时有欢狗的叫声,小孩们帮父母把鸡赶到笼子里去。而外公则笑看着我蹦蹦跳跳扑进他的怀里,骄傲捧起今日的战果给他看。不一会儿炸的鲜黄的小鱼就端上了桌,我迫不及待提起筷子,烫的呲牙咧嘴……欢笑就这么撒落一地……
就是这样闲长的似水时光,在我读小学的那一年戛然而止。那年的空气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忧郁,是我不舍的泪。
现在,再打开这些泛黄的相册,我只能捂止眼,遮挡几欲破纸而出的明艳阳光。那是我再也回不去的最好的时光。那岁月静好,那年华无声——
再见,再见。822

01 素描 石膏像写生 编辑 高二 17班 甘倩茹
02 素描 石膏像写生 编辑 高二 17班 傅竞仪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